点击最多

随机文章

济公火了我得罪了一批人一闲就是20年

2018-06-17 14:17

  1933年出生,江苏泰州人,表演艺术家。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后,分配到中央实验话剧院任演员。受邀参加了1984年、1987年、1988年三届春节联欢晚会,主演小品《孙二娘开店》、《急诊》,哑剧《淋浴》等。1985年因主演由杭州和上海联合摄制的经典电视剧《济公》享誉,被誉为“活济公”。

  一部戏,一辈子,更伴随一众人的成长,一如那部经典的电视剧《济公》和扮演济公的游本昌。

  今年,宝刀未老的游本昌走进大银幕,接连出演电影《剑雨》和《刀见笑》,重新让观众认识他作为性格演员的线岁的老人家一直在努力卸下“济公”在他身上烙下的喜剧演员的印记,但在实际生活里,老人家却有太多记忆和“济公”缠绕在一起,甚至连个性都如济公一般与人,广结欢喜缘。

  (恐怕很多人都是从“鞋儿破、帽儿破、身上的袈裟破”的济公一角开始认识游本昌的。殊不知,那个时候的他,已经52岁,在话剧舞台上创造了不少经典角色。)

  游本昌(以下简称“游”):说实话,我这人有个原则,就是不愿意争角色。几个重要角色都是别人,或者领导分配。三次春晚,我是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不会给导演打电话。而且过去(审查)也没有(现在)那么复杂。当时就是我在演哑剧,黄一鹤导演来看戏,一看挺喜欢,就挑上了,《孙二娘开店》是我哑剧晚会上的节目,他们定了这个上春晚表演。后面两届,就是他们拿作品来找我,让我来演,我一看本子就接受了。

  游:嗯,那时候刚好是杭州建台两周年,有个作家就拍《济公》,他还写了本子,还找了上影厂的一个喜剧导演。不约而同,我那个时候,1984年我也考虑到了,我跟爱人商量说我可以演济公,后来很快在上看到,严顺开跟说好了,他要拍《济公》,看到这个报道后,我爱人还说,看来你就是不走运。所以一开始上海台导演到来找我时,我既不敢相信也没有立马答应,因为我不愿意跟他(严顺开)撞车。

  游:没有这种感觉。只是当时单位让我去演,说我应该有一个大角色了,确实我也相信我自己能把他演好,但我也不愿意打包票。当时新闻发布会上我还有点抵触,我就在发布会上说:作为一个演员,这是个新角色,我不可能打包票,我不知道结果会怎样,但我一定会努力。

  (在游本昌之前,曾有新闻说严顺开也在筹备出演济公,在游本昌之后,更有吕凉、张默等人饰演过济公,但惟一缔造经典的,只有游本昌。)

  游:对,他是苏州评话艺人,被称为“江南活济公”,我是十岁的时候听他说过,1943年在昆山,简直迷上了。我是受了他的一些。后来拍摄的时候,我还把卓别林的喜剧方式,包括戏曲传统的东西,还有哑剧的东西大量放了进来。

  游:其实我拍了两集后都还没找到感觉,我总觉得还没有“附体”。拍到第三集,一天早晨,在西湖的三潭印月拍完日出后,我就在那里休息。导演在另外的地方准备,准备好就叫我,我经过九曲桥的时候一跑一跑的,那个鞋不跟脚啊,结果变成一颠一颠地走,我突然感觉这就是济公的步态,踢踏踢踏。我就那样走到导演面前说,这就是济公的感觉!

  游:我1981年演孔乙己的时候体会过,在绍兴喝过半斤黄酒,“风摆荷叶脚踩棉”,我就体会到这个意思了。演济公的时候喝的是水,甚至不喝,做喝状,用的就是哑剧训练的东西。

  游:那个特别大的瘤子是我的,当时道具做了个说是经过医学考察过的正常“瘤子”,但我跟他说,这是艺术,就必须得这———么———大,像个大包袱一样,所以后来是用大气球做的。

  游:其实那是灵魂化装,不用很麻烦,就是牙齿用眉笔画一画,后来牙齿都不搞了,甚至我都不化妆了,穿上衣服戴上帽子就有了,那些新衣服做旧,都是我自己动手干的,这样我才有信心,我就拿锉子钢丝锯刮。还有扇子,我自己准备了十几把,基本一把扇子拍两集戏,越用越少。

  (游本昌凭借6集《济公》红遍全国后,一直期望摆脱喜剧演员的帽子,也因此了很多机会。如今,因为《刀见笑》的导演从小是他的“济公”粉丝,让观众可以在大银幕上再见到他的表演。)

  记:有评论说上世纪80年代的电视剧都像挤牙膏式地边拍边播,比方您的《济公》,1985年播了6集,1988年又播了2集,这是什么原因?

  游: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连续剧的概念,所以都是2集一拍,拍了2集后,导演就动员我说,拍成4集就可以当一个系列了,当时就有一个《武松》,是5集。我同意了,之后又来了2集,之后,很受欢迎,就产生了拍不拍续集的念头,后来又拍了2集,然后又组织了4集剧本,我就没拍了,但剧本我是参与了的。

  游:其实机会很多,尤其是刚演完《济公》之后。但我了一批,所以后来人家也就不找我了。我就说我演不了,所以得罪了一批人,电影厂的领导都来我,一个小时,我就是不接。不过后来证明这部电影找了别人演,也没有成功,反正我就是要有选择。我的原则其实并不高。只要是及格之作就可以干啊,只要不挨骂都可以。但结果这一闲就是20年以上。但我是时刻准备着,有的演员就因此发胖了,有的就衰老了,我还是没有放松。

  记:现在您出来拍电影了,感觉跟过去有什么不同?希望给观众留下怎样的印象?

  游:这次拍《刀见笑》,很少见拍电影预先要排练,以前不是这样的。我也希望借由《剑雨》加上《刀见笑》,让观众对我有新的认识,我不是喜剧演员,而是性格演员。

  1993年,杜琪峰与周星驰合作电影《济公》。本片将流传民间的济公故事加以新包装,在逗笑之余点出有情的主题,该片在周星驰电影中是尚具水准的一部。

  香港TVB很早的时候拍的一部古装剧《济公》。该剧让很多观众记住了由李克勤演唱的主题歌和插曲。

  张国立、张默父子联袂出演的《济公新传》可谓挑战游本昌的经典版。张国立反串大奸角秦桧,与儿子张默扮演的济面交锋。

  由香港帅气小生陈浩民领衔的新版《济公》中,济公不仅帅气、干净,还满口“鸭梨很大”等现代词汇,充满了恶搞的意味。